• <button id="mlv4x"><acronym id="mlv4x"></acronym></button>

    <nav id="mlv4x"><big id="mlv4x"></big></nav>

    <rp id="mlv4x"></rp>

      <button id="mlv4x"><acronym id="mlv4x"><input id="mlv4x"></input></acronym></button><rp id="mlv4x"></rp>

    1. <rp id="mlv4x"><object id="mlv4x"><input id="mlv4x"></input></object></rp>
      首頁  小學 初中 高中 詩詞 國學 文化 散文 經典全譯 查字典 詩意朗讀 古籍今譯 國學大師


      您現在的位置: 古詩文翻譯網 >> 小學語文文言詩文翻譯鑒賞全集 >> 正文

        李清照《夏日絕句》原文、譯文、賞析(含配樂朗讀)【點擊數:



      夏日絕句
       
      宋·李清照

          生當作人杰,

          死亦為鬼雄。

          至今思項羽,

          不肯過江東。

      [作者簡介]

          李清照(公元1084-1151?),號易安居士,濟南章丘人,宋代杰出的女人。

          李清照生于書香門第,父親李格非精通經史,長于散文,母親王氏也知書能文。在家庭的熏陶下,她小小年紀便文采出眾。李清照、詞、散文、書法、繪畫、音樂,無不通曉,而以的成就為最高。

          李清照的詞委婉、清新,感情真摯。前期的詞,主要描寫少女、少婦的生活,多寫閨情,流露了她對愛情生活的向往和別離相思的痛苦。她后期的,多悲嘆身世,有時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以表達她的愛國思想。李清照的文學創作具有鮮明獨特的藝術風格,居婉約派之首,對后世影響較大,在壇中獨樹一幟,稱為"易安體"。

          她曾作《如夢令》,描述她少女時代在濟南的歡樂生活:"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宋時,濟南城西確有"溪亭”。

          李清照十八歲時,在汴京與太學生、丞相趙挺之之子趙明誠結婚。婚后,夫妻感情篤深,常投報詞。一年重陽,李清照作了那首著名的《醉花陰》,寄給在外作官的丈夫:"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銷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秋閨的寂寞與閨人的惆悵躍然紙上。據《嫏環記》載,趙明誠接到后,嘆賞不已,又不甘下風,就閉門謝客,廢寢忘食三日三夜,寫出五十闕。他把李清照的這首也雜入其間,請友人陸德夫品評,陸德夫把玩再三,說:"只三句絕佳。"趙明誠問是哪三句,陸德夫答:"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公元1127年,北方金族攻破汴京,徽宗、欽宗父子被俘,高宗倉皇南逃。李清照夫婦也先后渡江南去,第二年,趙明誠死于建康(南京)。

          李清照獨身漂泊江南,在孤苦凄涼中度過了晚年。詞人連遭國破、家亡、夫死之痛,所作章更為深沉感人。比如那首著名的《聲聲慢》:"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摻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兩盞三杯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者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李清照在南渡之初,還寫過一首雄渾奔放的《夏日絕句》:"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借項羽的寧死不屈反刺徽宗高宗父子的喪權辱國,意思表達得淋漓盡致。

          現在趵突泉公園內漱玉泉畔及章丘百脈泉邊都建立了李清照紀念堂。(山東旅游資訊網)

      [注釋]

          人杰:人中的豪杰。漢高祖曾稱贊開國功臣張良、蕭何、韓信是“人杰”。
          鬼雄:鬼中的英雄。屈原《國殤》:“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
          思:懷念。
          項羽(公元前232-前202):秦末下相(今江蘇宿遷)人。曾領導起義軍消滅秦軍主力,自立為西楚霸王。后被劉邦打敗,突圍至烏江(在今安徽和縣),自刎而死。
          江東:指長江下游一帶。

      [譯詩、意]

          活著的時候應當作人中的豪杰,

          就是死了也要成為鬼中的英雄。

          直到今天人們還在思憶項羽,

          他在慘遭失敗之時,寧可自殺也不愿逃回江東。
       

      [賞析]

          這首詩起調高亢,鮮明地提出了人生的價值取向:人活著就要作人中的豪杰,為國家建功立業;死也要為國捐軀,成為鬼中的英雄。愛國激情,溢于言表,在當時確有振聾發聵的作用。但南宋統治者不管百姓死活,只顧自己逃命;拋棄中原河山,但求茍且偷生。因此,詩人想起了項羽。項羽突圍到烏江,烏江亭長勸他急速渡江,回到江東,重整齊鼓。項羽自己覺得無臉見江東父老,便回身苦戰,殺死敵兵數百,然后自刎。詩人鞭撻南宋當權派的無恥行徑,借古諷今,正氣凜然。全詩僅二十個字,連用了三個典故,但無堆砌之弊,因為這都是詩人的心聲。如此慷慨雄健、擲地有聲的篇,出自女性之手,實在是壓倒須眉了。

          讀李清照

        中華文學歷史煙波浩瀚,文壇名匠如銀河沙數,燦若星斗,不勝俯拾,個個文才逼人、才華奪目。其作品任憑后人深品或淺酌,每每韻味渾綿,悠然余香,令人酣醉,使人流連。拍案叫絕之處感慨古人修養之深邃、造詣之高遠、品德之厚重,顯現的文學藝術之魅縈索不去,賞心奪魄。這也許就是當代古典文學愛好者癡愛于斯、情迷于斯的原由所在。

        在繁星璀璨之中,因個人的主觀本真性情、客觀后天熏陶、外因環境鑄造,人們在色彩紛呈或星光閃爍之時,都會沿自我價值取向索引,鐘情其中的某一種文風或偏愛某種流派特色。

        在眾多的古典名家之中,我所情有獨鐘之人,首推李清照。對于八大家之類的作品,只是欣賞而不鐘情。李清照以其自然細膩的文筆、婉約優美的文風、清新精巧的砌,在辭賦之壇一枝獨秀。輕下筆,將女性脈脈似水點染到極盡之境,濃蘸墨,將女性的纖纖柔弱刻畫到極至淋漓。柔潤,潤到稱絕,凄美,美到無比。

        然而,之所以鐘情于她的原由,不是她的柔可憐惜。在漫天繁星一般的海中徜徉之時,當李清照“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的絕句觸眼際、入腦海的瞬間,那種電光火石般的思維碰撞之強烈,是相當震撼的。李清照和著她的絕句,仿佛手捧著一種精神境界,溯時空長河,坦然從容地微笑著向我走來。她的光芒令其他星光黯然平淡,令其他光彩默然失色。她也許不是風華絕代之佳人,不是巧奪天工之才女,但在我心目中的所占一席地之高之穩,是其他任何才華風流的才子名匠所難以比擬的。

        “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手起筆落處,端正凝重,力透人胸臆,直指人脊骨。“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這不是幾個字的精致組合,不是幾個的巧妙潤色。是一種精髓的凝練,是一種氣魄的承載,是一種所向無懼的人生姿態。那種凜然風骨,浩然正氣,充斥天地之間,直令鬼神徒然變色。“當作”之所“亦為”,一個女子啊!纖弱無骨之手,嬌柔無力之軀,演繹之柔美,繞指纏心,凄切入骨,細膩感人無以復加。透過她一貫的文筆風格,在她以“婉約派之宗”而著稱文壇的光環映徹下。筆端勁力突起,筆鋒剛勁顯現時,這份剛韌之堅,氣勢之大,敢問世間須眉幾人可以匹敵?!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女人追思那個叫項羽的楚霸梟雄,追隨項羽的精神和氣節,痛恨宋朝當權者茍且偷安的時政。都說退一步海闊天空,僅一河之遙,卻是生死之界,僅一念之間,卻是存亡之抉。項羽,為了無愧于英雄名節,無愧七尺男兒之身,無愧江東父老所托,以死相報。“不肯”!不是“不能”、不是“不想”、不是“不愿”、不是“不去”。一個“不肯”筆來神韻,強過鬼斧神工,高過天地造化。一種“可殺不可屈辱”、“死不懼而辱不受”的英雄豪氣,漫染紙面,力透紙背。令人叫絕稱奇而無復任何言語!

        絕句,不是只因其藝術的功力,不是只因文字的機巧,當浩然正氣貫于心胸與文學才華渾然一處時,下筆之處,天地驚鬼神泣之力,是緣于她的精神凝聚,氣節支撐。

        現代文學作品中,有人曾這樣的點評項羽,“項羽拔山蓋世之雄,喑嗚叱咤,千人皆廢,為什么身死東城,為天下人笑?他的失敗原因‘婦人之仁,匹夫之勇’兩句話包括盡了。當其敗北之時,如果渡過烏江,卷土重來,尚不知鹿死誰手。而項羽向天長嘆:‘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我而王,我何面見之?縱不言,籍獨無愧于心?’英雄一世卻沒能戰勝自己的自尊心!放棄了一線生機。”

      從作者的切入角度和某個層面上說,我不反對這樣的評說,但那只是就其切入角度的層面而言。縱觀歷史長河之內,英雄無數風流無盡,項羽的慷慨赴死報江東父兄,從容舍身慰男兒之身,如此氣節,在他英雄之軀訇然倒地之時,騰空而起,凌云直上,流傳千里,摧人至今。寧可無愧而死,不肯慚愧而生,這是項羽之生命換來的抉擇之筆,書寫著一種忠貞:忠貞于英雄之名,忠貞于大丈夫之氣。聯想到“霸王之別姬”可見其人文渲染和人格的魅力所至,造就出那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慷慨氣節、悲壯正氣。

        李清照本女兒之身。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一個坎坷漂泊的女子,一個滄桑憔悴的女子。筆墨所抒人杰之“杰”,高出眾人幾層之上;鬼雄之“雄”,豪踞鬼神遍及之處。一個“思”字,標示她的思想所向、志向所指,何等的無畏生死之氣。此一絕句在她溫香縈繞、弱吟嬌嘆的文字中,異筆突運,異軍突起,這是她另一種的底蘊顯露,是她別一種的氣質光彩,是亡國之悲忿、愛國之強烈、命運之不屈的錚錚風骨和鏗鏘見證。

        星光燦爛的古典文學長河,群星璀璨無比,這是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一路走過之處,給后人留下的斑斕印記。無法計數的才子佳人以其流光溢彩的才華,在文學史上取得了濃墨重筆書寫自己名字的資格。但無論青天白日之下,還是明月當空之時,打開集錦,李清照的“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的絕句,其浩然正氣,傲然風骨,總會使人肅然起敬,凝神起思,思而鐘情!

        何謂做人風骨,何謂做人氣節,從李清照這位以婉約凄美而嬌峙文壇的女子身上,我們可以找到最為精準的答案吧!(佚 名)  
       

        古詩文同步學堂


      中國古代作家辭典  ☆ 小學古詩文初中古詩文高中古詩文古詩詞大全中華句典寶庫分類古詩主題詩詞鑒賞














      【古詩文翻譯網】 www.b1979.com ——傳播經典文化,浸染心靈之德,綻放美麗人生
      【文言新視界,經典大舞臺】☆ | 

      神马影院手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