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mlv4x"><acronym id="mlv4x"></acronym></button>

    <nav id="mlv4x"><big id="mlv4x"></big></nav>

    <rp id="mlv4x"></rp>

      <button id="mlv4x"><acronym id="mlv4x"><input id="mlv4x"></input></acronym></button><rp id="mlv4x"></rp>

    1. <rp id="mlv4x"><object id="mlv4x"><input id="mlv4x"></input></object></rp>
      首頁  小學 初中 高中 詩詞 國學 文化 散文 經典全譯 查字典 詩意朗讀 古籍今譯 國學大師


      您現在的位置: 古詩文翻譯網 >> 國學博覽 >> 感悟經典 >> 正文

        《莊子》:不要讓外界的干擾蒙蔽心靈的自由【點擊數:


      帕斯卡、盧梭、郭爾凱戈爾、梭羅、尼采、陀思妥耶夫斯基、勞倫斯、柏格森、奧修、福科、德里達,這些西方的大學者無不在自己的著作中承認:自己的學說,是受了東方兩千年前哲學家莊周的影響。莊子對于他們,是一劑解決心靈迷惑的靈藥。

      《莊子》是戰國時期哲學家莊周的著作,莊子崇尚自由,崇尚個人心靈的無羈無絆,他筆下有扶搖直上九千里的大鵬,也有飄忽不定的夢中蝴蝶,還有躺在荒煙蔓草里的骷髏頭骨。莊子絢爛多姿的文筆無非是想說:心靈是自由的,不要讓外界的干擾蒙蔽了自己;人生本來就是幸福的,不要給它加上太多人為的枷鎖。在人們越來越依靠科技、工具,對自然的破壞越來越嚴重的今天,《莊子》就越來越體現出返璞歸真的純潔光輝。

      莊生夢蝶

      真正的逍遙,不依賴于心外之物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這是我們中學就學過的一篇課文,想必大家并不陌生。

      在這篇《逍遙游》里,莊子為我們講述了一個大鵬自由自在馳騁的故事。當現在的孩子們天天面對做不完的功課、考不完的試,面對老師的責罰、父母的期望時,文章里大鵬那種逍遙的境界便讓很多人為之羨慕,想:“要是我能像它那樣就好了。”

      關于莊子所謂的逍遙,歷史有很多種解釋。一種說法是,像大鵬這樣的生活,自由自在,那是最逍遙的。可是還有人說,大鵬能夠一飛九萬里,真是逍遙到極點了,但大鵬能夠飛翔,也是借助了風的力量,談不上真正的逍遙。后來莊子又說,列子是個神人,但他也得御風而行,借助外物,所以神人、神獸都不算是逍遙。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逍遙呢?

      大自然中,有一種奇怪的蟲子,叫列隊毛毛蟲。法國昆蟲學家法布爾曾經仔細研究過這些毛毛蟲。它們從卵里孵化出來之后,就成群集結在一起生活。在外出覓食時,通常是一只隊長帶頭,其他的毛毛蟲便用頭頂著前一只伙伴的屁股,一只貼一只排成一列或兩列前進,這支隊伍的最高紀錄是600只。為預防自己不小心走岔路跟丟了,它們還一面爬一面吐絲,等到吃飽了,它們又排好隊原路返回。法布爾先把隊長拿走,但后邊的一只迅速補上,繼續前行;又把它們的絲路切斷,雖然會暫時把它們分開,但后邊的那隊會到處聞,到處找,只要追上前邊的隊伍,馬上就會合二為一。

      法布爾所做的實驗中,最有意思的是引誘毛毛蟲走上一個花盆的邊緣。毛毛蟲一走上去就沿著邊緣前進,一面走一面吐絲。令法布爾驚訝的是,這群毛毛蟲當天在花盆邊緣一直走到筋疲力盡才停下來,其間曾經稍作休息,但是沒吃也沒喝,連續走了十多個小時。

      第二天,守紀律的毛毛蟲隊列絲毫不亂,依然在花盆邊緣上轉圈,沒頭沒腦地跟著前邊走。第三天、第四天……一直走了一個星期。所有的蟲子幾乎要累死、餓死了。第八天,有一只毛毛蟲掉了下來,這一群蟲子才重返家園。

      蟲子的盲從依賴是多么的可笑、可悲!其實,放眼世界,人又何嘗不是如此?起哄、跟風、隨大流、亦步亦趨、湊熱鬧、依賴他人是許多孩子做人做事的習慣。看到別的同學買了“好記星”,也要讓爸爸媽媽給自己買一個;看到其他同學學鋼琴,于是暑假也要讓爸爸媽媽送自己去學,等學了一半,看現在同學們都去學畫畫了,于是又放下鋼琴買畫筆去了。也許這就是很多孩子不能成功的原因。他們遇事盲從、依賴他人、沒有主見,就像墻頭草,沒有自己的原則和立場,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會干什么,自然與成功無緣。所以,真正的逍遙應該是獨立,不依賴別人生活。

      莊子在《齊物論》中寫道:“今日吾喪我。”這句話里的“吾”和“我”不都是“我”的意思嗎?當然不是,吾在這里指這個人,而我在這里指這個人的內心。一個人如果沒有了自己獨立的思想意識,便成了“喪我”,變成了一個行為意識完全依賴于他人的人,這樣的人,很難找到真正的自由。

      誰在哪方面不獨立,誰就在哪方面沒有了自由。所以說,要想自由自在,首先就應該放棄事事依賴他人的念頭,這樣,我們才不會受限于人,更不會成為他人的傀儡和負擔。

      專注讓生活游刃有余

      如果對一件事傾注了一腔熱血,結果卻不能獲得成功,我們難免會產生惋惜、悔恨之心。相信很多人有過“三分鐘熱度”的經歷:興致勃勃地去練下棋,下完棋了練跳舞,跳舞學了半個月又改成練書法,可是換來換去卻總是不能成功,當看到別人精湛的棋藝和優美的書法時,又會怨天尤人:“老天對我太不公平了。”真的是老天偏愛那些成功的人嗎?我們不妨來看看莊子是怎么看待那些有一技之長的人的。

      莊子記載的能工巧匠特別多,這些人都具有高超的技藝和專注的精神,也往往能夠讓別人受到啟發。下面我們就請出兩位。第一個出場的是著名的“神刀手”庖丁。

      庖丁是一個廚師,他最擅長的技藝是宰牛。他殺牛的時候,動作就像舞蹈一樣,發出的聲音符合音樂的節奏,一頭整牛放在他手下,一眨眼的工夫就大卸八塊,而他好像一點力氣都不費一樣。

      梁惠王問他:“你的技藝為什么這么高超呢?”

      庖丁說:“開始我宰牛的時候,眼里所看到的就是一頭牛;可是三年以后,我看到的已經不是整牛了,而是牛的身體部件。我眼睛里看到的是牛的骨頭縫、肌肉的間隙,所以進刀的時候十分順利。有的廚師用刀砍骨頭,所以一個月換一把刀;有的廚師用刀割肌肉,所以一年換一把刀,可是我的刀只游走于縫隙之間,所以這把刀用了19年,殺了幾千頭牛了,刀刃還鋒利得很。我殺牛沒有別的經驗,只是‘目無全牛’而已。”

      如果沒有專注的精神,很難想象庖丁能將分解牛的工作做得如此出神入化。

      另外一個高手是一個老人。

      這個老人沒有別的本領,只會用粘桿去粘蟬。但是他粘蟬的本事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就像用手去拾一樣簡單。

      據說有一次剛好圣人孔子經過,見到老人粘蟬的樣子感到很新奇,就問:“您粘蟬的本領是怎么學的呢?”老人說道:“我練習的時候,在竹竿頭上放彈丸,從兩個放到五個,讓它們不掉下來,這樣本領就練成了。我粘蟬的時候,身子靜止不動,像石頭一樣,手臂拿著竿子,像枯枝一樣。雖然萬事萬物那么多,我眼里只有蟬翼,我不因外物的變化而影響我對蟬的專注,怎么會粘不到呢?”

      從這兩個故事當中我們不難看出,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工作的時候全神貫注。雖然外界有各種事物,但是都不足以影響他們對目標的關注。庖丁眼里只有牛,老人眼里只有蟬。正因為這樣,他們的技藝才出神入化,達到了別人所不能及的境界。

      莊子在這里講技藝,其實他借講技藝,談了一種生活態度,那就是專注。學生學習不夠專注,成績就不會好,這個道理大家都知道,可是具體做起來有的孩子卻總是做不到,因為對于他們來說,外界的誘惑實在是太多了,稍不注意就會分散精力,去做那些沒有價值的事情。可是對于一個想要成功的青少年來說,沒有專注精神,就等于在自己成功的路上堵上了一塊大石頭。

      伯樂年老了,秦穆公要他推舉一位繼承人,他就推薦了九方皋。

      秦穆公叫九方皋去找千里馬,過了一段時間,九方皋來回報說:“馬已經找到了,在沙丘。”

      秦穆公說:“是一匹什么樣的馬啊?”

      九方皋說:“是一匹黃毛的母馬。”

      秦穆公就叫使者去牽馬。使者到了一看,卻是一匹黑毛的公馬,趕緊回報。秦穆公生氣地對伯樂說:“你推薦的人連馬的毛色、公母都分不清,還怎么相馬呢?”

      伯樂說:“這就是他比我高明的原因啊。毛色、公母,對一匹馬是不是千里馬有什么影響呢?他看馬,忽略了那些沒用的東西,直接看到了馬的本質。不信您把馬牽來,看我說的對不對。”

      馬牽來了,果然是一匹千里馬。

      九方皋善于抓住本質,這正得益于他的專注。所以想要成功的孩子也一樣,應該把精力集中在自己要做的事情上,這樣看起來會暫時失去一些東西,但是要知道,只有專注地做事,才有可能獲得成功。

      患得患失,就很難再穩操勝券

      莊子是一個散淡的人,他在書中反復強調,任何事情,太放在心上,就容易把握不定。

      我們知道夏朝的后羿是一個善于射箭的人,據說遠古時天上有10個太陽,后羿張弓搭箭射下了9個。各地還有很多長蛇、怪獸、怪鳥,后羿都一個個地把它們射殺了。所以夏王讓后羿做了官。可是后面的故事,你卻不一定知道。

      有一天,夏王把后羿請去,說:“我聽說你射箭的本領很高超,現在我想請你表演一下。”說著,就讓人豎起一塊一尺見方的獸皮和一個直徑一寸的靶子。后羿彎弓搭箭剛要射,夏王說:“等等,我們來打個賭,你如果射中了,我就賞給你一萬兩黃金;如果射不中,我就削奪你一百里的封地。”

      后羿聽了,心里忐忑不安,勉強拿起弓,搭上箭,向獸皮射去,沒有射中,又射了一箭,還是射不中。夏王就問其他人:“后羿一向是百發百中的,今天卻連一下也射不中,這是因為什么呢?”有一個人回答說:“后羿之所以射不中,是因為他心里有了得失之心。他既要為射中得到一萬兩的黃金而喜,又要為射不中削奪一百里封地而憂。要是能免除這些外在的喜憂的話,那么天底下的人都能成為無愧于后羿的射手了!”

      后羿之所以射不中,是因為他把黃金和封地看得太重了。莊子也講過關于射箭的事情,他說:

      列御寇為伯昏無人表演射箭,只見他拉滿弓弦,又放置一杯水在肘上,嗖地射出第一支箭,緊接著又搭上了一支箭,剛射出第二支箭,而另一支又搭上了弓弦。在這個時候,列御寇的神情肅穆,渾身一動也不動,就像鐵打的一樣。伯昏無人看了看,微微一笑,說:“你這只是有心射箭的射法,還不是無心射箭的射法。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看看在那個地方你還能不能射箭。”

      于是伯昏無人登上高山,腳踏一塊高高的石頭,下臨百丈深淵,然后再背轉身來慢慢往懸崖退步,直到一部分腳掌懸空,這才拱手恭請列御寇跟上來射箭。列御寇伏在地上,嚇得汗水直流,衣服都濕透了。

      列御寇之所以不敢射,是因為他把身體看得太重了他心里充滿顧慮,害怕失去性命,因而無法全力以赴。所以平常我們不是不能把事情做好,而是在做事的時候,讓太多的東西分散了精力,患得患失。比如考試的時候,有的人會在做題的時候想:“要是這次沒有考好,爸爸說給我買的電腦就泡湯了。”“要是不及格,媽媽一定會打我的。”就這樣,瞻前顧后心緒不寧,等回過神來的時候,考試都快結束了。其實只要低下頭來一門心思做好眼前的事,放下一顆得失之心,事情反而會向我們期望的方向發展。

      人心總是貪婪的,越是沒有能力去拿的東西,越是拼命地想去拿。可是拿得起來,卻又放不下,徒然增加心靈的負擔。我們經常聽說,很多中小學生因為成績不好而出走、自殺,正是因為無法面對一時的失敗釀成的悲劇。當然,這也不能完全責怪孩子自己放不下考試的成敗,家長對孩子的期望太高也是一個重要因素,今天想讓孩子考全班前十名,明天就想讓孩子考全班第一……這樣不斷升級的要求,使孩子患得患失,反而難以發揮出好的水平。

      河道越窄,水流越急,決堤的危險就越大;反之,拓寬河道,加深河床,河水就會自由地流淌,不再漫出堤壩;粗大的棟梁之材,一定生長在寬闊的林場;從小被綁縛成形的盆景,一定是彎彎曲、奇形怪狀的,而這也正是人成長的道理,把自己放在開闊的環境中,不去考慮太多的得失才能獲得更好的發展。

      但是,不苛求不等于不求,莊子教我們自然的道理,決不是無所作為,而是把握好最關鍵的目標,斬除不必要的欲望,這樣才能超乎眾人之上。

      所以,有的時候我們應該學習莊子,他心極熱,而眼又極冷,面對紛繁復雜的世界,他總是目空一切,從容淡泊,用一種平和的心境去獲取成功。

      名利,幸福的畫皮

      莊子為我們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天,他拿著漁竿,在濮河邊釣魚,這時遠處來了兩個人,駕著華麗的馬車,走過來對莊子說:“請問您是莊周先生嗎?我們是楚國的大夫,國王派我們來,請您前去做官。希望您能隨我們前往,到了那里,富貴榮華就不用提了。”

      可是誰知道,莊子拿著漁竿,連頭也不回地說道:“我聽說楚國有一只神龜,死了已有三千年了,國王用錦緞把它包好,放在竹匣中,珍藏在宗廟的堂上,早晚還向它朝拜。請問,這只神龜是寧愿死去留下骨頭讓人們珍藏呢,還是情愿活著在爛泥里搖尾巴呢?”

      那兩個人說:“情愿活著在爛泥里搖尾巴。”

      莊子說:“請回吧!我要在爛泥里搖尾巴。”

      于是兩個官員只好灰溜溜地離開了。

      莊子是一個睿智的哲人,他看到,富貴給人帶來的樂趣,遠沒有自己在自然中獲得的樂趣大,自己置身山水之中、天地之內,自己做自己的國王,心靈控制自己的身體,何苦要放棄這個國王的位置,去做別人的奴仆呢?即使他真的做了世俗的國王,又怎能比自己天地中的國王自由呢?莊子一生,追求的是無限的自由,他歌頌本真,痛恨虛偽,在他那里,自然把世俗的名利看做浮云一般。

      可是現實中的我們呢?看一看自己的生活,年紀輕輕的我們也不免發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慨:為了成績和名次,我們已經不堪重負。

      莊子知道,一旦用心謀取功名,就必然會失去自由。古時,地位最高的莫過于皇帝了,可是,即使做了皇帝,也不一定自由,反而是被束縛在深宮大院中,不得舒展。歷史上的皇帝有幾百個,生活養尊處優,可是長壽的不多,夭亡的倒不少。超過80歲的,只有包括清朝乾隆皇帝和唐朝武則天在內的五個人;相反,50歲以下就死去的倒有一半以上。與此現成鮮明對比的是歷史上的書畫家、文學家們,在他們的生活中,一本好書就是一杯清茶,名利在他們眼中就如同過眼云煙,所以他們反而能夠不受名利的束縛,自得其樂。杜甫就曾寫下“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于我如浮云”的句。這樣看來,優裕的生活、顯赫的地位與幸福的程度并不成正比。

      人在追求名利和地位的時候,難免會說違心的話,做出違心的事情。我們都知道蒲松齡筆下的畫皮的故事,一個不屬于人類世界的鬼魂,披上人皮去贏得贊美和愛慕,最終還是要將這一切奉還。包裹在名利之中的幸福也是如此,看上去很美好,真正得到了,卻不是原先所想的滋味。

      對青少年來說,名利的滋味可能還很少感受,但是對名利的直觀好感已經產生了:我們會羨慕舞臺上的明星一呼百應,羨慕有顯赫身世的同學,羨慕比爾·蓋茨的富有,羨慕電影上那些開著自己的游艇暢游海洋的富人們。我們只看到了他們光彩的一面,卻沒看到他們努力的一面,或者是孤獨的一面。

      很多人終其一生去尋找名利,在不久于人世的時候,才發現最重要的是如何生活,如何去愛別人,并得到別人的愛。青少年的人生之路還很漫長,不如從現在開始,就放開功利的想法,踏踏實實地開始自己的生活。

      拂去心上的塵埃,保留一顆童心

      莊子在《馬蹄》中寫道:“馬,蹄可以踐霜雪,毛可以御風寒。龁草飲水,翹足而陸,此馬之真性也。雖有義臺路寢,無所用之。及至伯樂,曰:‘我善治馬。’燒之剔之,刻之雒之,連之以羈縶,編之以皂棧,馬之死者十二三矣。饑之渴之,馳之驟之,整之齊之,前有橛飾之患,而后有鞭之威,而馬之死者已過半矣。”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馬這種動物,它的蹄子可用來踐踏霜雪,毛可用以抵御風寒。它吃草飲水,翹著后腿跳,這些都是馬的真情性。縱使有高大的臺和殿,對于馬而言并沒什么用處。到了伯牙出現,他說:“我會管理馬。”于是他用烙鐵燙它,剪它的毛,削它的蹄,烙上烙印,絡頭絆腳把它拴起來,編入馬槽中,馬便死去十分之二三了。然后,他又餓它、渴它,讓它馳騁、奔跑、訓練、修飾。馬有銜鐵的拘束,又有皮鞭竹策的威脅,馬就死掉大半了。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本性。人之初,性本善,人人都有惻隱之心,當看到傷心的畫面,我們也會難過;看到弱小的動物受欺凌,我們也會忍不住幫它趕走兇猛的敵人。這是愛心的自然流露,是隱藏在我們心中的善良種子。可如果后天得不到很好的培養,甚至因為羞怯和猶豫而扼殺這種天性,愛心就會逐漸消失。

      一個雨天的早晨,天空還下著蒙蒙細雨。一位年輕婦女帶著她五六歲的兒子走進了一家快餐店,他們坐下點菜時又進來一個背微駝,穿著一件破爛的上衣的人。那人緩慢地走向一張狼藉的桌子,慢慢地檢查每個盒子,尋找殘羹剩飯。

      當他拿起一塊法式炸土豆條放到嘴邊時,男孩對母親竊竊私語道:

      “媽,那人吃別人的東西!”

      “他餓了,又沒有錢。”母親低聲回答。

      “我們能給他買一個漢堡包嗎?”

      “我想他只吃別人不要的東西。”

      服務員很快拿來了他們要的兩袋外賣食品。

      就在他們快要走出店門的時候,男孩突然從他的袋里拿出一個漢堡包,輕輕咬了一小口,然后跑到那人坐的地方,把它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這個乞丐很驚訝,他感激地看著男孩轉身、消失在雨后湛藍的天空下。

      小男孩在新面包上輕輕地咬了一口,是因為他擔心自己的施舍會被乞丐拒絕,連施舍都顯得小心翼翼甚至卑微,這樣一種心靈,還有誰不會為之感動呢?童心就是這樣一種珍貴、純凈的東西,讓人感到溫暖。明朝的著名學者李贄提出了“童心”說,他認為心的最初狀態,是“絕假純真”的。人在幼年的時候,開始接受外界的事物,于是童心逐漸蒙上了塵土。長大后,知道名利是好的,就開始去追逐,追逐不到就偽裝自己,做了壞事知道會受到懲罰,于是就撒謊掩蓋。這樣,一個人離純潔的“童心”就越來越遠了。幾十年過去,一個人看似已經成熟,其實他的內心早已變質。如果心靈已經腐化,空有成熟的軀殼,又怎能快樂地生活呢?

      青少年現在還懷藏著一顆若隱若現的童心,也許已經被一些經歷改變,但只要愿意,我們還是可以放開過去的種種不愉快,拋開那些抱怨和誤解,做一個純粹的人。在內心深處保留一塊凈土,對美好的事物由衷地贊美,對優秀的人從心底發出贊揚之聲,對丑惡的事物從心底里唾棄,能夠識別是非真假,坦誠地做人。這樣,自己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呵護生命,不僅需要呵護身體

      莊子壽終于83歲,這個年紀在戰國時期算是非常高壽的了。他一生不仕,過著貧困的生活,甚至以編草鞋來維持生計,但是從來沒有因為清苦的生活而感到不滿;相反,他是那個時代難得的“自娛自樂”之人。他的哲學思想和養生之道融為一體,給處于困境中的人指引了一條“康莊大道”。因此,《莊子》不僅是一本道家的經典、傳統哲學的泉眼、浪漫文學的先鋒,同時也是一本關于養生的書籍,而且莊子本人提出了傳統養生的核心思想——養心。

      養心就是要培養和呵護自己的心靈,在莊子看來,養心主要要做到平淡、寡欲和清靜,這三個方面,其實是相互交融的。

      平淡就是平易恬淡。莊子說“平易恬淡則憂患不能入,邪氣不能襲,故其德全面神不虧。”與平淡相對的,就是刺激,大喜大悲,起起伏伏。而這也都是因人的欲望太強烈,內心得不到滿足所致,因此也就要寡欲,控制自己的欲望,看破一切虛名,這樣才能保持內心的清靜。

      一個樂觀的人往往精神煥發,朝氣蓬勃,而一個悲觀的人卻往往委靡不振、形如病夫。那些帶著厚厚的鏡片,“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書呆子”如今已經越來越不被社會認可了,只有身心強健的人,才能夠經受重重考驗,經得起成敗得失。對于我們來說,培養一個健康的心靈同培養強健的體魄一樣,都是對生命的呵護。

      那么,我們怎樣來呵護心靈呢?莊子也給我們提出了一些建議。

      首先,我們要學會順應自然。在《莊子·養生主》中,開篇就寫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緣督以為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前半段的表層意思是,人們的生命是有限的,但知識的海洋浩瀚無邊,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是危險的。既然如此,還要不停地去追求,那就會陷入更加危險的境地而難以自拔。這實質上是在告訴人們,不要過分積極地追求身外之物,它不僅是難以如愿以償,而且會摧殘身心健康。因此,人們應當聽從莊子的告誡:“緣督以為經。”意思是說,人們必須順應自然的“中道”以處理人與外物的關系,不要拼命追求外物。緊接著他所講的庖丁解牛的寓言故事也含有順應自然之意,要求人們做任何事都要摸索事物的規律,以避開是非與矛盾的糾纏,因而“故事”的結尾說:“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只要人們能順應自然、不過分苛求,就可以找到養生的秘訣。

      要呵護心靈,另外要學會的就是忘卻情感。對心靈影響最大的就是情感的變化。時而喜極而泣,時而怒發沖冠,時而柔腸寸斷,時而仰天長嘯,這樣的情感變化都是在給心靈施加壓力,讓歡喜悲痛一次勝過一次,這樣就會有損身心。

      莊子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老聃死后,“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他想,為什么會有那么多人聚在一起來哭喪呢?這是由于他們把生死看得太重,從而情不自禁地對死者哭訴起來。其實,生與死都是很自然的事,生是應時,死是偶然,有什么值得悲哀的呢?人們應當認識到,喜生悲死是違反常理的,只要安于天理和常分,順應自然和變化,解脫生老病死的苦樂,那么哀傷或歡樂就不會進入人們的心懷了。

      另外,不要為物累,不要因貪圖外物而損害自己。一個不為名利所羈絆的人,會獲得健康而永葆青春。范仲淹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這也是保持心靈豁達的一條原則。

      莊子自己就是以十分超然的態度來對待人生的。他生活貧苦,衣衫襤褸,有時候,甚至不得不向別人借米來下鍋,但這些都不影響他的心情。莊子的妻子死后,朋友來悼念的時候,看見莊子不僅不哭,反而敲著瓦盆唱歌。朋友生氣地問他為什么不哭,他說:“我開始也覺得很傷心,但是想想,人是怎么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又是怎樣離開這個世界的。人還因為氣聚在一起,現在氣散了,她回到了自然中,我應該高興啊。”

      莊子當時并不了解生命科學,因此用“氣”來解釋人的身形,雖然這在今天看來并不科學,但是這種看法給了當時的莊子心靈慰藉,讓他從失去親人的悲痛中得以解脫。也正是這種樂觀對待生死得失的態度,讓莊子寫出了后人評價的“天下第一才子書”《莊子》。

    2. 上一篇資料:
    3. 下一篇資料:


    4. 中國古代作家辭典  ☆ 小學古詩文初中古詩文高中古詩文古詩詞大全中華句典寶庫分類古詩主題詩詞鑒賞














      【古詩文翻譯網】 www.b1979.com ——傳播經典文化,浸染心靈之德,綻放美麗人生
      【文言新視界,經典大舞臺】☆ | 

      神马影院手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