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7ilft"></source>
<source id="7ilft"></source>
  • <b id="7ilft"></b>
      <video id="7ilft"></video>

      <b id="7ilft"></b>

      <input id="7ilft"></input>
    1. 首頁  小學 初中 高中 詩詞 國學 文化 散文 經典全譯 查字典 詩意朗讀 古籍今譯 國學大師


      您現在的位置: 古詩文翻譯網 >> 國學博覽 >> 感悟經典 >> 正文

        《日知錄》:責任,生命賦予我們的天職【點擊數:


      清代有無數學者和思想家,但是如果只推一個人的話,那應當是明末清初的顧炎武。顧炎武最偉大的成就,莫過于他的《日知錄》。《日知錄》是他日常讀書的筆記,卻凝聚了他一生的深厚功力,顧炎武治學講究結合實際,不尚空談,所以他的學問是扎實可靠的。

      今天我們經常說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就是顧炎武的言論。顧炎武看出,人們的生活狀況,決定了社會的風氣;社會風氣的好壞,決定著社會的興衰。國家政權可以滅亡和更替,但是只要人心不死,文化就會延續。所以,每一個人身上都擔負著這樣的責任。顧炎武不僅是學問大師,也是人格大師,幾百年來,深受人們的崇敬。

      負責任的靈魂,才能熠熠閃光

      有人說:“中華民族長盛不衰的原因,是由于中國人的責任感。”也就是顧炎武說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日知錄》既體現了他作為學者的責任心,也體現他作為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感。有的青少年會說:“顧炎武的這句話已經過時了,什么民族啊,革命啊,天下興亡啊,都是那時候的老話了,離現在太遙遠了。我們現在每天優哉游哉地過日子,管什么天下興亡呢。”

      那么,責任對于青少年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呢?有兩件事,可以作為我們生活中的鏡子:

      武漢市鄱陽街有一座建于1917年的6層樓房,該樓的設計者是英國的一家建筑設計事務所。20世紀末,也即那座叫做“景明大樓”的樓宇在漫漫歲月中度過了80個春秋后的某一天,它的設計者遠隔萬里,給這一大樓的業主寄來一份函件。函件告知:景明大樓為本事務所在1917年所設計,設計年限為80年,現已超期服役,敬請業主注意。

      真是聞所未聞!80年前蓋的樓房,不要說設計者,連當年施工的人也不會有一個在世了吧?然而,至今竟然還有人為它的安危操心!操這份心的,竟然是它最初的設計者,一個異國的建筑設計事務所!是什么使一個人、一群人、一個在時空中更新換代了數茬人的機構,雖經近一個世紀的變遷,仍然守著一份責任、一個承諾?

      無獨有偶,在東北地區濱洲鐵路穿越小興安嶺那條最長的隧道的山頂,有一座方形的石碑,那里長眠著一位異國的工程師。這位工程師曾負責這條隧道的設計。當工程進度由于意外沒有按照預定時間打通時,這位工程師開槍自殺了,他把責任看得比生命更重要。

      人生好比一個旅程,從擁有生命的那一刻起,我們就載上了一種叫生存的使命與責任,這不僅僅是為我們的生存負責,更是為其他人的生命負責。負責的靈魂才能閃耀出異常奪目的光輝。

      所有的人在本性中,都有一個自然的傾向,那就是逃避責任。但人類的進步必須通過責任的磨煉,所有有成就的人才,都是那些有責任感的人。因此,責任來臨的時候,請背負起責任,千萬別逃避。責任是一種富有感染力的精神,可以在人與人之間互相傳遞和接力下去。一個人承擔起責任,并時刻保持一種高度的責任感,能夠讓其他的人受到感染,也樹立起自己的責任感。要知道,使我們痛苦的,必使我們強大!對結果負責,也是對自己負責,對自己負責,等待你的才會是成功!

      天下興亡,每一個人都有責任。每一個青少年如果都能盡到自己的責任,則天下必興。對于青少年來說,最首要的責任是對自己負責,努力學習,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只有對自己負責,才能有對家庭負責的能力,才能對社會負責。

      行動也是學習的責任

      一次,顧炎武召集學生,提出一個問題:“書是用什么做的?”

      一個學生站起來回答說:“書當然是紙做的,還能用別的東西做嗎?”

      另一個學生讀過一點歷史,就說:“不對,古代有竹簡做的書,有絲織品做的書,也有刻在石頭上的書,所以書有很多種材料。”

      顧炎武捋著胡須笑了,說:“你們說的都對,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不只這些。你們看,老百姓種田有各種經驗,這不是口頭上的書嗎?大自然的滄海桑田不斷變化,沉積了一層又一層,這不是大地上的書嗎?大海潮漲潮落,運轉不停,但是誰也沒窮盡它蘊涵的奧秘,這不是海水上的書嗎?”

      學生們問道:“那么,該怎樣讀到這些書呢?”

      顧炎武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我們的生活就是一本書。”

      從人類自出現以來,就堅持不懈地研究自然界和人類社會,人們把總結的經驗寫進書里,到現在已經不知積累了多少萬卷了。但是,這和全部知識比起來,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許多知識活躍在人們的口頭,沒有整理成文字;許多知識隱藏在社會的規則里,從不曾顯露出來;還有許多自然界的知識,從來沒有給人看過,需要我們去挖掘。所以,只讀印在紙張上的書是遠遠不夠的。

      顧炎武出行,總要帶很多書籍,到了一個地方,就訪問老農、士兵、商販,看他們說的和書上說的符不符合。這樣,他積累了很多書上沒有的知識,對歷史、地理、政治等學問的認識更加深刻了。

      不僅顧炎武,從古到今,我國的很多學者都有遠行的習慣。明代有一位大旅行家叫徐霞客,他不喜歡科舉考試,而喜歡祖國的名山大川。22歲的時候,他的母親給他縫制了一頂“遠游冠”,鼓勵他游歷四方,增長見識。

      徐霞客從南到北,游歷了許許多多的地方。他登過泰山,到過塞北,也去過遙遠的云南邊境。每天晚上,不管多么勞累,他都堅持記日記。在旅行過程中遇到很多危險和艱辛,他都咬著牙挺過來了。后來,人們就把他寫的日記編成一部《徐霞客游記》,這是我國歷史上著名的地理學著作。但是,這部書與其說是著作,倒不如說是徐霞客閱讀山河大地這部大書的“讀書筆記”。

      人生短短幾十年,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我們既要讀萬卷書,也要行萬里路。萬卷書是萬里路的引導,萬里路是萬卷書的鋪墊,如果只埋頭讀書,不注意走向外界,自然會成為孤陋寡聞的書呆子;反過來,沒有積累足夠的書本知識,萬里路上只能走馬觀花,看不到深入的東西,就像游覽一座沒有標牌、沒有解說的博物館,始終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我們在青少年時期還沒有足夠的財力游歷四方,不妨從身邊的小事做起,從家鄉的小路走起。對歷史感興趣的,可以在家鄉的田野中,找到歷史的遺跡,聽到當年的傳說;對政治感興趣的,可以通過詢問有經驗的官員、工人、農民,了解到家鄉政治經濟的變化;對大自然感興趣的,可以深入家鄉的山野中,搞清楚當地的物產、地質的變動、河流的走向,等等。總之,自然和社會是無窮無盡的大書,能夠給我們更多豐富的知識。

      改變社會是學者之職

      每年都有學生入學,每年都有學生畢業,但學習是為了什么,恐怕并不是每個人都清楚。有些人是為了家長,有些人是為了好的成績,有些人是為了得到贊揚,但是,學習的真正目的,卻應該是將來能夠把知識應用到社會之中去。

      一個教授要選幾個助手,當地的年輕人聽說了,都紛紛跑來報名,由教授主持面試。

      另一個青年走進來了,滔滔不絕地背了十幾部經典,而且一字不差,教授問他:“你除了背書,還會干別的嗎?”那青年搖搖頭,教授說:“你很會背書,可以給我家當書櫥。”

      又一個青年走進來,對當前的局勢大發了一通議論,教授問他:“你這些議論,是你自己想出來的嗎?”青年只好說:“不是,是聽我老師說的。”教授說:“你可以給我做一個錄音機,以后遇到什么人講話就幫我錄下來。”

      又一個青年走進來,為教授朗誦了許多歌。教授說:“雖然很好聽,可是沒什么內容啊。”青年人說:“藝術不需要內容。”教授皺皺眉說:“你可以做一個喇叭筒,我講學間歇的時候,幫我搞搞娛樂。”

      最后一個青年走進來,什么話都沒說。教授問他:“你有什么特長?拿出來給我看看啊。”青年人說:“我沒什么特長,我讀了幾頁先生的書,覺得不去世上經歷一番是讀不懂的,所以就放下書,去村里種地,去政府里當差,去礦上做工,我只寫了幾本社會現狀的記錄,現在對先生的學問又有了新的看法,所以想來您身邊工作。”

      教授說:“你正是我需要的助手。我固然需要書櫥、錄音機和喇叭筒,但是我更需要學以致用的人。”

      四個青年都被教授留用了,但是得到他真傳的,只有最后一個。

      我們學習知識是為了能夠應用到生活中去。“學以致用”,爛在肚子里的知識只能是一堆沒有用處的廢品。

      顧炎武有一次游歷到山西,消息很快傳開了。人們聽說顧炎武來了,都紛紛前來迎接,想一睹這位聞名天下的大學者的風采。

      誰知列隊歡迎的人來到路邊,卻只看到兩匹騾子,根本沒有這位大學者的身影。旁邊的山上,一個老農模樣的人正往懸崖上爬,看樣子,他不是這里的藥農,就是采石的工人。

      下面一個鄉紳仰頭大聲問道:“喂!老頭兒,可曾看到一位老先生從這里經過?”

      那老人朝下面擺擺手,繼續向上爬,到了山頂,他取出幾本書,幾張紙,勾畫著什么,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地下來。人們遠遠地看著這位奇怪的老頭,等他走到騾子邊,歡迎的人群中才有聲音叫起來:“這正是顧先生!”

      人們圍住一身灰土的顧炎武,問道:“顧先生,您這是在做什么啊?”

      顧炎武舉起手里的書,說:“我每到一個地方,都要考察這里的地形,觀察物產和人口,以以備日后所需。我剛才看到這里形勢險峻,就爬到懸崖上觀察地形,發現原來的地圖畫錯了好幾處。”

      顧炎武把全國各地的山川形勢、物產稅收、人口村落等記錄下來,寫成了一部書,這就是著名的《天下郡國利病書》。

      顧炎武一生游歷求學,需要大量的開支,卻從沒因資金問題煩惱過,因為他非常注意積累財產。他在山東、山西、陜西都置辦了地產。也因此,他沒有變成一個窮困潦倒的書生,有空閑治學,有財力游歷四方。

      歷數幾千年來的大學者,能把學問和實踐都做得這樣好的人,沒有幾個。

      學問是從實踐中來的,最終還是要為實踐服務。社會不需要只會死記硬背的人,也不需要信口開河、言無根據的人。年輕的時候,正是打基礎的時期,這個階段的學習,是為了以后學到更多的知識回報社會,分數、榮譽、表揚,都只是促進學習的手段,而不是最終目的。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應更加敬重那些發揮自己的力量為社會作貢獻的人,將知識運用到生活當中,使我們的社會向越來越好的方向發展,這也是我們的責任和使命。

    2. 上一篇資料:
    3. 下一篇資料:


    4. 中國古代作家辭典  ☆ 小學古詩文初中古詩文高中古詩文古詩詞大全中華句典寶庫分類古詩主題詩詞鑒賞














      【古詩文翻譯網】 www.b1979.com ——傳播經典文化,浸染心靈之德,綻放美麗人生
      【文言新視界,經典大舞臺】☆ | 

      神马影院手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