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mlv4x"><acronym id="mlv4x"></acronym></button>

    <nav id="mlv4x"><big id="mlv4x"></big></nav>

    <rp id="mlv4x"></rp>

      <button id="mlv4x"><acronym id="mlv4x"><input id="mlv4x"></input></acronym></button><rp id="mlv4x"></rp>

    1. <rp id="mlv4x"><object id="mlv4x"><input id="mlv4x"></input></object></rp>
      首頁  小學 初中 高中 詩詞 國學 文化 散文 經典全譯 查字典 詩意朗讀 古籍今譯 國學大師


      您現在的位置: 古詩文翻譯網 >> 歷代散文 >> 先秦 >> 正文

        宮之奇諫假道【點擊數:


        宮之奇諫假道

        《左傳》

        【題 解】僖公五年(公元前655)晉國向虞國借道攻打虢國,是要趁虞國的不備而一舉兩得,即先吃掉虢國,再消滅虞國。具有遠見卓識的虞國大夫宮之奇,早就看清了晉國的野心。他力諫虞公,有力地駁斥了虞公對宗族關系和神權的迷信,指出存亡在人不在神,應該實行德政,民不和則神不享。可是虞公不聽,最終落得了被活捉的可悲下場。

        文章開頭只用“晉侯復假道于虞以伐虢”一句點明事件的起因及背景,接著便通過人物對話來揭示主題。語言簡潔有力,多用比喻句和反問句。如用“輔車相依,唇亡齒寒”比喻虞晉的利害關系,十分貼切、生動,很有說服力。

        晉侯復假道于虞以伐虢(1)。

        【原文】

        宮之奇諫曰:“虢,虞之表也(2)。虢亡,虞必從之。晉不可啟(3),寇不可翫(4)。一之謂甚,其可再乎(5)?諺所謂‘輔車相依,唇亡齒寒’者(6),其虞、虢之謂也。”

        公曰:“晉,吾宗也(7),豈害我哉?”對曰:“大伯、虞仲,大王之昭也 (8)。大伯不從,是以不嗣(9)。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10),為文王卿士,勛在王室,藏于盟府(11)。將虢是滅(12),何愛于虞!且虞能親于桓、莊乎,其愛之也(13)?桓、莊之族何罪,而以為戮,不唯偪乎(14)?親以寵偪,猶尚害之,況以國乎?”(15)

        公曰:“吾享祀豐絜,神必據我(16)。”對曰:“臣聞之,鬼神非人實親,惟德是依(17)。故《周書》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18)。’又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19)。’又曰:‘民不易物,惟德馨物(20)。’如是,則非德民不和,神不享矣。神所馮依(21),將在德矣。若晉取虞,而明德以薦馨香,神其吐之乎?”(22)

        弗聽,許晉使。宮之奇以其族行(23),曰:“虞不臘矣(24)。在此行也,晉不更舉矣。”(25)

        冬,十二月丙子朔(26),晉滅虢,虢公醜奔京師(27)。師還,館于虞(28),遂襲虞,滅之。執虞公,及其大夫井伯,從媵秦穆姬(29)。而修虞祀,且歸其職貢于王,故書曰:“晉人執虞公(30)。”罪虞,言易也。

        ──選自《十三經注疏》本《左傳》

        【譯文】

        晉侯又向虞國借路去攻打虢國。

        宮之奇勸阻虞公說:“虢國,是虞國的圍,虢國滅亡了,虞國也一定跟著滅亡。晉國的這種貪心不能讓它開個頭。這支侵略別人的軍隊不可輕視。一次借路已經過分了,怎么可以有第二次呢?俗話說‘面頰和牙床骨互相依著,嘴唇沒了,牙齒就會寒冷’,就如同虞、虢兩國互相依存的關系啊。”

        虞公說:“晉國,與我國同宗,難道會加害我們嗎?”宮之奇回答說:“泰伯、虞

        仲是大王的長子和次子,泰伯不聽從父命,因此不讓他繼承王位。虢仲、虢叔都是王季的第二代,是文王的執掌國政的大臣,在王室中有功勞,因功受封的典策還藏在盟府中。現在虢國都要滅掉,對虞國還愛什么呢?再說晉獻公愛虞,能比桓莊之族更親密嗎?桓、莊這兩個家族有什么罪過?可晉獻公把他們殺害了,還不是因為近親對自己有威脅,才這樣做的嗎?近親的勢力威脅到自己,還要加害于他們,更何況對一個國家呢?”

        虞公說:“我的祭品豐盛清潔,神必然保祐我。”宮子奇回答說:“我聽說,鬼神不是隨便親近某人的,而是依從有德行的人。所以《周書》里說:‘上天對于人沒有親疏不同,只是有德的人上天才保祐他。’又說:‘黍稷不算芳香,只有美德才芳香。’又說:‘人們拿來祭祀的東西都是相同的,但是只有有德行的人的祭品,才是真正的祭品。’如此看來,沒有德行,百姓就不和,神靈也就不享用了。神靈所憑依的,就在于德行了。如果晉國消滅虞國,崇尚德行,以芳香的祭品奉獻給神靈,神靈難道會吐出來嗎?”

        虞公不聽從宮之奇的勸阻,答應了晉國使者借路的要求。宮之奇帶著全族的人離開了虞國。他說:“虞國的滅亡,不要等到歲終祭祀的時候了。晉國只需這一次行動,不必再出兵了。”

        冬天十二月初一那天,晉滅掉虢囯,虢公醜逃到東周的都城。晉軍回師途中安營駐扎在虞國,乘機突然發動進攻,滅掉了虞國,捉住了虞公和他的大夫井伯,把井伯作為秦穆姬的陪嫁隨從。然而仍繼續祭祀虞國的祖先,并且把虞國的貢物仍歸于周天子。所以《春秋》中記載說“晉國人捉住了虞公。”這是歸罪于虞公,并且說事情進行得很容易。

        (陳必祥)

        【注 釋】

        (1)晉:國名,在今山西省翼城縣東。晉侯:晉獻公。復假道:又借路。僖公二年晉曾向虞借道伐虢,今又借道,故用“復”。虞:國名,姬姓。周文王封予古公亶父之子虞仲后代的侯國,在今山西省平陸縣東北。虢(guó國):國名,姬姓。周文王封其弟仲于今陜西寶雞東,號西虢,后為秦所滅。本文所說的是北虢,北虢是虢仲的別支,在今山西平陸。虞在晉南,虢在虞南。 (2)表:外表,這里指屏障、藩籬。 (3)啟:啟發,這里指啟發晉的貪心。 (4)寇:凡兵作亂于內為亂,于外為寇。翫(wán完):即“玩”,這里是輕視、玩忽的意思。 (5)其:反詰語氣詞,難道。 (6)輔:面頰。車:牙床骨。 (7)宗:同姓,同一宗族。晉、虞、虢都是姬姓的諸侯國,都同一祖先。 (8)大(tài)伯、虞仲:周始祖大王的長子和次子。昭:古代宗廟制度,始祖的神位居中,其下則左昭右穆。昭位之子在穆位,穆位之子在昭位。昭穆相承,所以又說昭生穆,穆生昭。大伯、虞仲、王季俱為大王之子,都是大王之昭。 (9)不從:指不從父命。嗣:繼承(王位)。大伯知道大王要傳位給他的小弟弟王季,便和虞仲一起出走。宮子奇認為大伯沒繼承王位是不從父命的結果。 (10)虢仲、虢叔:虢的開國祖,王季的次子和三子,文王的弟弟。王季于周為昭,昭生穆,故虢仲、虢叔為王季之穆。 (11)卿士:執掌國政的大臣。盟府:主持盟誓、典策的宮府。 (12)將虢是滅:將滅虢。將,意同“要”。是,復指提前的賓語“虢”。 (13)桓莊:桓叔與莊伯,這里指桓莊之族。莊伯是桓叔之子,桓叔是獻公的曾祖,莊伯是獻公的祖父。晉獻公曾盡殺桓叔、莊伯的后代。其:豈能,哪里能。之:指虞。 (14)桓莊之族何罪,而以為戮:莊公25年晉獻公盡誅同族群公子。以為戮:把他們當作殺戮的對象。唯:因為。偪(bì斃):通“逼”,這里有威脅的意思。 (15)親:指獻公與桓莊之族的血統關系。寵:在尊位,指桓、莊之族的高位。況以國乎:此句承上文,因此省略了“以國”下的“偪”字。 (16)享祀:祭祀。絜(jié吉):同“潔”。據我:依從我,即保佑我。 (17)實:同“是”復指提前的賓語。 (18)皇:大。輔:輔佐,這里指保佑。所引《周書》已亡佚,這兩句引見偽古文《尚書》,下同。 (19)黍:黃黏米;稷(jì寄):不黏的黍子,黍稷這里泛指五谷。馨(xīn心):濃郁的香氣。 (20)易物:改變祭品。繄(yì億):句中語氣詞。 (21)馮:同“憑”。 (22)明德:使德明。馨香:指黍稷。其:語氣詞,加強反問。吐:指不食所祭之物。 (23)以:介詞,表率領。以其族行:指率領全族離開虞。 (24)臘:歲終祭祀。這里用作動詞,指舉行臘祭。 (25)此句以下有刪節。 (26)丙子:十二月初一正逢干支的丙子。朔:每月初一日。 (27)醜:虢公名。京師:東周都城。今河南洛陽。 (28)館:為賓客們設的住處。這里用作動,駐扎的意思。 (29)媵(yìng映):陪嫁的奴隸。秦穆姬:晉獻公女,嫁秦穆公。 (30)書:指《春秋》經文。

    2. 上一篇資料:
    3. 下一篇資料:


    4. 中國古代作家辭典  ☆ 小學古詩文初中古詩文高中古詩文古詩詞大全中華句典寶庫分類古詩主題詩詞鑒賞














      【古詩文翻譯網】 www.b1979.com ——傳播經典文化,浸染心靈之德,綻放美麗人生
      【文言新視界,經典大舞臺】☆ | 

      神马影院手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