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mlv4x"><acronym id="mlv4x"></acronym></button>

    <nav id="mlv4x"><big id="mlv4x"></big></nav>

    <rp id="mlv4x"></rp>

      <button id="mlv4x"><acronym id="mlv4x"><input id="mlv4x"></input></acronym></button><rp id="mlv4x"></rp>

    1. <rp id="mlv4x"><object id="mlv4x"><input id="mlv4x"></input></object></rp>
      首頁  小學 初中 高中 詩詞 國學 文化 散文 經典全譯 查字典 詩意朗讀 古籍今譯 國學大師


      您現在的位置: 古詩文翻譯網 >> 歷代散文 >> 先秦 >> 正文

        虞師晉師滅夏陽【點擊數:


        《穀梁傳》

        【作者小傳】

        本篇節選自《春秋穀梁傳》。《穀梁傳》是《春秋》三傳之一,它的作者,《漢書·藝文志》班固自注署為魯人穀梁子;唐楊士勛說他名俶,字元始,一名赤;顏師古說他名喜;另外還有名嘉、名淑、名寊的各種說法。清阮元以為當作淑。穀梁子和公羊高都受學于子夏,《穀梁傳》和《公羊傳》體裁特點也相似。原來經、傳是分別成書的,今本《穀梁傳》經、傳合并,傳文逐句傳述經文大義。如本篇第一句“虞師、晉師滅夏陽”是《春秋》經文中的一句,后面部分是《穀梁傳》的傳文。《四庫全書總目》以為《穀梁傳》與《公羊傳》一樣,也是穀梁子初傳,經數世才由后學著作成書的。也許穀梁子歧名這么多即與此有關。晉范寧評《春秋》三傳的各自特色說:“《左氏》艷而富,其失也巫(指多敘鬼神之事)。《穀梁》清而婉,其失也短。《公羊》辯而裁,其失也俗。”清而婉,就是清通而含蓄。

        【題 解】

        魯僖公二年(公元前658),晉獻公準備伐虢。虞國地處晉、虢之間,若繞道則受阻于中條山。獻公聽從荀息之計,以重禮賄虞君,借道伐虢。虞、虢都是小國,虞賢臣宮之奇看出晉國居心不良,有各個擊破、一箭雙雕的用意,勸諫虞君不要上當。虞君不但不聽,而且自告奮勇愿出兵開路打頭陣,幫助晉國攻下了虢邑夏陽。這以后的事,《穀梁傳》所述與《左傳》有點不同。《穀梁傳》以為晉國當年就滅了虢國,五年以后又滅虞。《左傳》則以為晉拿下下陽(即夏陽)以后僅作為據點,未即滅虢。三年以后,晉師再次假道虞國,揮軍南下,滅了虢國,還師途中把虞國也滅了。虞君終于做了俘虜。《穀梁傳》用簡煉的語言述評了這一歷史事件,深刻地說明了“唇亡齒寒”的道理。

        【原文】

        “虞師、晉師滅夏陽(1)。”

        非國而曰滅,重夏陽也。虞無師,其曰師,何也?以其先晉,不可以不言師也。其先晉何也?為主乎滅夏陽也。夏陽者,虞、虢之塞邑也。滅夏陽而虞、虢舉矣(2)。虞之為主乎滅夏陽何也?晉獻公欲伐虢(3),荀息曰(4):“君何不以屈產之乘(5)、垂棘之璧(6),而借道乎虞也?”公曰:“此晉國之寶也。如受吾幣而不借吾道,則如之何?”荀息曰:“此小國之所以事大國也。彼不借吾道,必不敢受吾幣。如受吾幣而借吾道,則是我取之中府(7),而藏之外府,取之中廄,而置之外廄也。”公曰:“宮之奇存焉(8),必不使也。”荀息曰:“宮之奇之為人也,達心而懦,又少長于君。達心則其言略,懦則不能強諫,少長于君,則君輕之。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而患在一國之后,此中知以上乃能慮之。臣料虞君中知以下也。”公遂借道而伐虢。宮之奇諫曰:“晉國之使者,其辭卑而幣重,必不便于虞。”虞公弗聽,遂受其幣,而借之道。宮之奇又諫曰:“語曰:‘唇亡齒寒。’其斯之謂與!”挈其妻、子以奔曹(9)。獻公亡虢,五年而后舉虞。荀息牽馬操璧而前曰:“璧則猶是也,而馬齒加長矣(10)。”

        選自《十三經注疏》本《春秋穀梁傳》

        【譯文】 

        (《春秋》記載:)“虞師、晉師滅夏陽。”

        不是國都而說滅,是看重夏陽。虞國的軍隊不足一個師,《春秋》說是師,為什么呢?因為虞國寫在晉國之前,不可以不說師。它寫在晉國之前是為什么呢?滅夏陽是它為主的。夏陽,是虞、虢交界處虢國的一個要塞。夏陽一失,虞、虢兩國都可占領了。虞國為什么要為主滅夏陽呢?晉獻公想要討伐虢國,荀息說:“君主為什么不用北屈出產的馬,垂棘出產的璧,向虞國借路呢?”獻公說:“這是晉的國寶,如果受了我的禮物而不借路給我,那又拿它怎么辦?”荀息說:“這些東西是小國用來服事大國的。它不借路給我們,一定不敢接受我們的禮物。如受了我們的禮而借路給我們,那就是我們從里面的庫藏里拿出來,而藏在外面的庫藏里,從里面的馬房里拿出來,而放在外面的馬房里。”獻公說:“宮之奇在,一定不讓的。”荀息說:“宮之奇的為人,心里明白,可是怯懦,又比虞君大不了幾歲。心里明白,話就說得簡短,怯懦就不能拚命諫阻,比虞君大不了幾歲,虞君就不尊重他。再加上珍玩心愛的東西就在耳目之前,而災禍在一個國家之后,這一點要有中等智力以上的人才能考慮到。臣料想虞君是中等智力以下的人。”獻公就借路征伐虢國。宮之奇勸諫說:“晉國的使者言辭謙卑而禮物隆重,一定對虞國沒有好處。”虞公不聽,就接受了晉國的禮物而借路給晉國。宮之奇又諫道:“俗語說:‘唇亡齒寒。’豈不就說的這件事嗎!”他帶領自己的老婆孩子投奔到曹國去了。晉獻公滅了虢國,五年以后占領了虞國。荀息牽著馬捧著璧,走上前來說:“璧還是這樣,而馬的牙齒增加了。”

        (王維堤)

        【注 釋】

        (1)虞:周文王時就已建立的姬姓小國,在今山西省平陸縣北。晉:西周始封姬姓國,晉獻公時都于絳(今山西省翼城縣東南)。師:可泛指軍隊,也可專指古代軍隊的編制單位。《荀子·禮論》:“師旅有制。”五百人為旅,五旅為師。下面傳文說“虞無師”,就是專指二千五百人的軍隊編制。夏陽:虢邑,在今山西省平陸縣東北約三十五里。《左傳》作下陽,因另有上陽,以作下陽為是。夏、下同音通假。 (2)虢:周初始封姬姓國,有東、西、北虢之分,東虢、西虢已先亡于鄭、秦。晉獻公所伐為北虢,占地當今河南三門峽和山西平陸一帶,建都上陽(今河南陜縣李家窯村)。舉:攻克,占領。 (3)晉獻公(?前651):名詭諸,晉武公子,在位二十六年。在此期間伐滅了周圍一些小國,為其子晉文公稱霸打下了基礎。據《史記·晉世家》,晉獻公伐虢的借口是虢國在晉國內亂中支持了他先君的政敵。 (4)荀息(?前651):晉獻公最親信的大夫,食邑于荀,亦稱荀叔。獻公病危時以荀息為相托以國政,獻公死后在宮廷政變中為里克所殺。 (5)屈:即北屈,晉地名,在今山西省吉縣東北。乘(shèng勝):古以一車四馬稱為一乘。這里專指馬。 (6)垂棘:晉地名,在今山西省潞城縣北。 (7)府:古時國家收藏財物、文書的地方。 (8)宮之奇:虞大夫,劉向《說苑·尊賢》說:“虞有宮之奇,晉獻公為之終死不寐。” (9)曹:西周始封姬姓國,都陶丘(今山東省定陶縣西南)。 (10)馬齒:馬每歲增生一齒。加長(zhǎng掌):增添。

    2. 上一篇資料:
    3. 下一篇資料:


    4. 中國古代作家辭典  ☆ 小學古詩文初中古詩文高中古詩文古詩詞大全中華句典寶庫分類古詩主題詩詞鑒賞














      【古詩文翻譯網】 www.b1979.com ——傳播經典文化,浸染心靈之德,綻放美麗人生
      【文言新視界,經典大舞臺】☆ | 

      神马影院手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