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7ilft"></source>
<source id="7ilft"></source>
  • <b id="7ilft"></b>
      <video id="7ilft"></video>

      <b id="7ilft"></b>

      <input id="7ilft"></input>
    1. 首頁  小學 初中 高中 詩詞 國學 文化 散文 經典全譯 查字典 詩意朗讀 古籍今譯 國學大師


      您現在的位置: 古詩文翻譯網 >> 歷代散文 >> 先秦 >> 正文

        馮諼客孟嘗君【點擊數:


        《戰國策》

        【題 解】

        戰國時期各國盛行養士之風,士成為社會上一種特殊勢力。最著名的養士者如齊國孟嘗君,趙國平原君,魏國信陵君,楚國春申君(以上號稱戰國四公子),秦國呂不韋等,都廣招門客至數千人,極力擴大自己的政治影響。本篇所記,就是孟嘗君禮待食客馮諼,馮諼知恩報答,為孟嘗君出謀劃策、奔走效勞,使孟嘗君既獲美名,又得實益的故事。其中矯命燒債券之舉,雖然目的是為孟嘗君收買民心,但在當時歷史條件下,是有一定進步意義的。關于這則故事,《戰國策》和《史記》的記載頗有出入。

        【原文】 

        齊人有馮諼者(1),貧乏不能自存,使人屬孟嘗君(2),愿寄食門下。孟嘗君曰:“客何好?”曰:“客無好也。”曰:“客何能?”曰:“客無能也。”孟嘗君笑而受之曰:“諾。”左右以君賤之也,食以草具(3)。

        居有頃,倚柱彈其劍,歌曰:“長鋏歸來乎!食無魚。”左右以告。孟嘗君曰:“食之,比門下之魚客(4)。”居有頃,復彈其鋏,歌曰:“長鋏歸來乎!出無車。”左右皆笑之,以告。孟嘗君曰:“為之駕,比門下之車客。”于是乘其車,揭其劍,過其友曰:“孟嘗君客我(5)。”后有頃,復彈其劍鋏,歌曰:“長鋏歸來乎!無以為家。”左右皆惡之,以為貪而不知足。孟嘗君問:“馮公有親乎?”對曰:“有老母。”孟嘗君使人給其食用,無使乏。于是馮諼不復歌。

        后孟嘗君出記,問門下諸客:“誰習計會,能為文收責于薛者乎(6)?”馮諼署曰:“能。”孟嘗君怪之,曰:“此誰也?”左右曰:“乃歌夫長鋏歸來者也。”孟嘗君笑曰:“客果有能也,吾負之,未嘗見也。”請而見之,謝曰:“文倦于事,憒于憂(7),而性愚(8),沉于國家之事,開罪于先生。先生不羞,乃有意欲為收責于薛乎?”馮諼曰:“愿之。”于是約車治裝(9),載券契而行(10),辭曰:“責畢收,以何市而反(11)?”孟嘗君曰:“視吾家所寡有者。”

        驅而 之薛,使吏召諸民當償者,悉來合券。券遍合,起,矯命以責賜諸民(12),因燒其券,民稱萬歲。

        長驅到齊,晨而求見。孟嘗君怪其疾也,衣冠而見之,曰:“責畢收乎?來何疾也?”曰:“收畢矣。”“以何市而反?”馮諼曰:“君云‘視吾家所寡有者’。臣竊計,君宮中積珍寶,狗馬實外廊,美人充下陳(13)。君家所寡有者以義耳!竊以為君市義。”孟嘗君曰:“市義奈何?”曰:“今君有區區之薛,不拊愛子其民(14),因而賈利之(15)。臣竊矯君命,以責賜諸民,因燒其券,民稱萬歲。乃臣所以為君市義也。”孟嘗君不說(16),曰:“諾,先生休矣!”

        后期年,齊王謂孟嘗君曰(17):“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為臣(18)。”孟嘗君就國于薛,未至百里,民扶老攜幼,迎君道中。孟嘗君顧謂馮諼曰:“先生所為文市義者,乃今日見之。”馮諼曰:“狡兔有三窟,僅得免其死耳。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臥也。請為君復鑿二窟。”孟嘗君予車五十乘,金五百斤,西游于梁(19),謂梁王曰(20):“齊放其大臣孟嘗君于諸侯,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強。”于是梁王虛上位,以故相為上將軍,遣使者,黃金千斤,車百乘,往聘孟嘗君。馮諼先驅誡孟嘗君曰:“千金,重幣也;百乘,顯使也。齊其聞之矣。”梁使三反,孟嘗君固辭不往也。齊王聞之,君臣恐懼,遣太傅赍黃金千斤(21),文車二駟,服劍一,封書謝孟嘗君曰:“寡人不祥(22),被于宗廟之祟(23),沉于諂諛之臣,開罪于君,寡人不足為也。愿君顧先王之宗廟,姑反國統萬人乎?”馮諼誡孟嘗君曰:“愿請先王之祭器,立宗廟于薛。”廟成,還報孟嘗君曰:“三窟已就,君姑高枕 為樂矣。”孟嘗君為相數十年,無纖介之禍者(24),馮諼之計也。 

        選自上海古籍出版社標點本《戰國策·齊策四》

        【譯文】

        齊國有個叫馮諼的人,窮得沒法養活自己,請人囑托孟嘗君,愿意投奔門下做個食客。孟嘗君問:“他有什么愛好?”回說:“他沒什么愛好?”“他有什么才干?”“他沒什么才干。”孟嘗君笑著收下他說:“行啊。”手下的人以為孟嘗君看不起他,給他吃粗劣的食物。

        住了一段時間,馮諼靠著柱子彈他的劍,唱道:“長長的劍把,咱們回去吧!沒魚吃的啥。”底下人報告上去。孟嘗君說:“給他吃魚,跟中等門客一個樣。”又住了一段時間,馮諼又彈起他的劍把,唱道:“長長的劍把,咱們回去吧!出外沒車駕。”底下人都笑話他,又報告上去。孟嘗君說:“給他駕車,跟上等門客一個樣。”于是他駕著車子,舉著劍,到朋友家串門說:“孟嘗君把我當成上客。”后來過了一陣,又彈起他的劍把,唱道:“長長的劍把,咱們回去吧!沒法照顧家。”底下人都討厭他了,認為他貪心不知足。孟嘗君問:“馮先生有親人嗎?”回答說:“有個老母親。”孟嘗君派人供給馮母吃的用的,不讓短缺。于是馮諼不再唱了。

        后來孟嘗君張貼文告征詢家里養的眾門客:“哪一位熟悉會計,能為我到薛邑去收債?”馮諼寫下名字說:“我能。”孟嘗君驚詫地問:“這位是誰?”底下人說:“就是唱‘長長的劍把,咱們回去吧’的人啊。”孟嘗君笑道:“這位客人果然是有才干的,我對不起他了,一直沒會過他面。”請他相見,賠禮說:“我瑣事纏身精疲力倦,憂慮掛心頭昏腦脹,個性懦弱生來笨拙,埋頭于國家的事務中,對先生多有得罪。先生不見怪我,竟有意想為我到薛邑去收債嗎?”馮諼說:“愿意。”于是套馬備車,整理行裝,帶上債券契約啟程了,告辭說:“債收完,買些什么回來呢?”孟嘗君說:“看我家缺少的買吧。”

        馮諼趕著馬車到薛邑,叫辦事員把該還債的鄉民們都召集攏來核對債券。憑證全部對過,馮諼站起來,假傳孟嘗君的命令把欠的債賞賜給眾鄉民,借此把他們的債券燒了,鄉民都呼叫萬歲。

        馮諼一路馬不停蹄回到齊都,大清早就求見。孟嘗君奇怪他這么快回來,穿衣戴冠接見他,問:“債收完了嗎?回來得為什么這么快啊?”“收完了。”“買些什么回來了?”馮諼說:“您說‘看我家缺少的買吧’。我暗自考慮,您宮中珍寶成堆,宮外狗馬滿圈,堂下美人都站滿了。您家里缺少的就是義罷了。我私下為您買了義。”孟嘗君說:“買義是怎么回事?”馮諼說:“現在您有了小小的薛邑,不把鄉民當子女般撫愛,相反還要用商人的手段取利于民。我已私自假托您的命令,把債賞賜給鄉民們,借此把債券都燒了,鄉民都喊萬歲。這就是我為您買的義啊。”孟嘗君不高興,說:“行了,先生算了吧!”

        一年后,齊湣王對孟嘗君說:“我不敢使用先王的臣子做臣子。”孟嘗君于是只好到領地薛邑。他離薛還有百里,鄉民們扶著老的,牽著小的,在半路上迎接孟嘗君。孟嘗君回頭對馮諼說:“先生為我買的義,今天終于看到了。”馮諼說:“狡猾的兔子有三個洞,只能免它一死罷了。現在您只有一個洞,還不能高枕無憂睡大覺。請讓我為您再鑿兩個洞。”孟嘗君給了他五十套車馬,五百斤黃金,向西出訪來到魏國,對魏王說:“齊國把大臣孟嘗君趕到國外,諸侯誰先迎接他,誰就能國富兵強。”于是魏王空出了相國的位置,把原來的相國調任大將軍,派了使者,帶著黃金一千斤,車馬一百套,去騁請孟嘗君。馮諼搶先趕著馬車回來,告誡孟嘗君說:“千斤黃金,是隆重的禮品;百套車馬,是顯貴的使者。齊王該聽說這消息了。”魏國的使者往返請了三次,孟嘗君堅持辭謝不去。齊王聽說,君臣都慌了,派太傅送來黃金一千斤,彩飾紋車二輛,馬八匹,佩劍一柄,專函向孟嘗君謝罪說:“我太不慎重了,遭到祖先降下的災禍,被拍馬奉承的臣子所蒙蔽,得罪了您,我是不值得您來幫助的。希望您看在先王宗廟的份上,能暫且回國來治理萬民嗎?”馮諼告誡孟嘗君說:“希望你向齊王求得先王的祭器,在薛邑建立宗廟。”宗廟筑成,馮諼回報孟嘗君說:“三個洞已經鑿好,您就此高枕而臥,享受安樂吧。”孟嘗君做相國幾十年,沒遭受一絲半點禍殃,都是馮諼的計謀啊。

        (王維堤)

        【注 釋】

        (1)馮諼(xuān宣):《史記·孟嘗君列傳》作馮驩。 (2)屬:通“囑”,叮囑,求告。孟嘗君:姓田,名文,孟嘗君為其號,齊威王之孫,襲其父田嬰之封邑于薛,因此又稱薛公。關于“孟嘗”,近年出土戰國齊陶器,一器刻有制器人籍貫為“孟棠”,棠、嘗古音通,可知“孟嘗”為邑名,與平原、信陵、春申三公子以地名稱君者同例。 (3)草具:指粗劣的食物。 (4)魚客:原作“客”,今從一本增魚字,與下文的車客照應。孟嘗君分食客為上中下三等,下客住傳舍,食菜;中客住幸舍,食魚,故又稱魚客;上客住代舍,食肉,出有輿車,故又稱車客。 (5)客:用作動詞。 (6)責(zhài寨):同債。薛:本為任姓古國(地當今山東滕縣南),春秋后期為齊迫遷至下邳(今江蘇邳縣西南),卒為齊所滅,戰國時為齊邑。齊湣王三年,封其叔田嬰于薛。 (7)憒(kuì愧):昏亂。 (8)懧(nuò諾):同“懦”。 (9)約:纏束,這里指把馬套上車。 (10)券契:指放債的憑證。券分為兩半,雙方各執其一,履行契約時拼而相契合,即下文所說“合券”。 (11)市:購買。反:同“返”。 (12)矯命:假托命令。 (13)下陳:堂下,臺階之下。 (14)拊:同撫。子:用作動。子其民:視其民為子。 (15)賈(gù古):求取。 (16)說:同“悅”。 (17)齊王:指齊湣王田地(一作田遂)。 (18)先王:指湣王之父宣王田辟彊。 (19)梁:即魏國。當時都大梁(今河南開封)。 (20)梁王:原作惠王,《古文觀止》已改作梁王。按梁惠王卒于齊威王卒之次年,孟嘗君和齊湣王同為齊威王之孫。故此時梁王,當是惠王之子或孫。 (21)太傅:春秋時晉國始置,其職為輔弼國君。 赍(jī機):送。 (22)祥:通“詳”,審慎。 (23)被:遭受。宗廟:古代祭祀祖先的處所。這里借指祖先。 (24)纖介:介通芥。纖維草芥,喻細微。

    2. 上一篇資料:
    3. 下一篇資料:


    4. 中國古代作家辭典  ☆ 小學古詩文初中古詩文高中古詩文古詩詞大全中華句典寶庫分類古詩主題詩詞鑒賞














      【古詩文翻譯網】 www.b1979.com ——傳播經典文化,浸染心靈之德,綻放美麗人生
      【文言新視界,經典大舞臺】☆ | 

      神马影院手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