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7ilft"></source>
<source id="7ilft"></source>
  • <b id="7ilft"></b>
      <video id="7ilft"></video>

      <b id="7ilft"></b>

      <input id="7ilft"></input>
    1. 首頁  小學 初中 高中 詩詞 國學 文化 散文 經典全譯 查字典 詩意朗讀 古籍今譯 國學大師


      您現在的位置: 古詩文翻譯網 >> 歷代散文 >> 先秦 >> 正文

        觸龍說趙太后【點擊數:


        《戰國策》

        【題 解】

        公元前265年,趙惠文王卒,子孝成王新立,由太后掌實權。秦乘機攻趙,連拔三城,趙形勢告急。此時只有連齊抗秦,才是上策。本篇寫觸龍在太后盛怒、堅決拒諫的情況下,先避開矛盾,然后委婉地指出太后對幼子的愛,其實并不是真正的愛。由于說理透徹,使趙太后改變了原來的固執態度。觸龍對“王孫”“公子”們“位尊而無功,奉厚而無勞”,必將導致“近者禍及身,遠者及其子孫”的警辟之見,至今仍有鑒戒作用。

        觸龍,原作“觸詟”,《史記·趙世家》作“觸龍”,《漢書·古今人表》也作“左師觸龍”。今本《戰國策》誤合“龍言”二字,遂成“詟”。1973年,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戰國縱橫家帛書,中有觸龍見趙太后章,正作觸龍。現據以改正。

        【原文】

        趙太后新用事(1),秦急攻之。趙氏求救于齊。齊曰:“必以長安君為質(2),兵乃出。”太后不肯,大臣強諫。太后明謂左右:“有復言令長安君為質者,老婦必唾其面。”

        左師觸龍言愿見太后(3)。太后盛氣而揖之(4)。入而徐趨,至而自謝,曰:“老臣病足,曾不能疾走,不得見久矣,竊自恕,而恐太后玉體之有所郄也(5),故愿望見太后。”太后曰:“老婦恃輦而行。”曰:“日食飲得無衰乎?”曰:“恃鬻耳(6)。”曰:“老臣今者殊不欲食,乃自強步,日三四里,少益耆食(7),和于身也。”太后曰:“老婦不能。”太后之色少解。

        左師公曰:“老臣賤息舒祺(8),最少,不肖。而臣衰,竊愛憐之。愿令得補黑衣之數(9),以衛王宮(10)。沒死以聞(11)。”太后曰:“敬諾。年幾何矣?”對曰:“十五歲矣。雖少,愿及未填溝壑而托之(12)。”太后曰:“丈夫亦愛憐其少子乎?”對曰:“甚于婦人。”太后笑曰:“婦人異甚。”對曰:“老臣竊以為媼之愛燕后賢于長安君(13)。”曰:“君過矣,不若長安君之甚。”左師公曰:“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媼之送燕后也,持其踵為之泣(14),念悲其遠也,亦哀之矣。已行,非弗思也,祭祀必祝之,祝曰:‘必勿使反(15)!’豈非計久長,有子孫相繼為王也哉?”太后曰:“然。”左師公曰:“今三世以前(16),至于趙之為趙(17),趙主之子孫侯者,其繼有在者乎?”曰:“無有。”曰:“微獨趙(18),諸侯有在者乎?”曰:“老婦不聞也。”“此其近者禍及身,遠者及其子孫。豈人主之子孫則必不善哉?位尊而無功,奉厚而無勞,而挾重器多也(19)。今媼尊長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多予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于國。一旦山陵崩(20),長安君何以自托于趙?老臣以媼為長安君計短也,故以為其愛不若燕后。”太后曰:“諾。恣君之所使之。”于是為長安君約車百乘質于齊,齊兵乃出。

        子義聞之曰(21):“人主之子也,骨肉之親也,猶不能恃無功之尊,無勞之奉,而守金玉之重也,而況人臣乎?”

        --選自上海古籍出版社標點本《戰國策·趙策四》

        【譯文】

        趙太后新掌權,秦國猛烈進攻趙國。趙國向齊國求救。齊國說:“必須用長安君作為人質,才出兵。”趙太后不同意,大臣極力勸諫。太后明確告訴左右:“有再說讓長安君做人質的,我老婆子一定朝他的臉吐唾沫。”

        左師觸龍說希望謁見太后。太后怒容滿面地等待他。觸龍進來后慢步走向太后,到了跟前請罪說:“老臣腳有病,已經喪失了快跑的能力,好久沒能來謁見了,私下里原諒自己,可是怕太后玉體偶有欠安,所以很想來看看太后。”太后說:“我老婆子行動全靠手推車。”觸龍說:“每天的飲食該不會減少吧?”太后說:“就靠喝點粥罷了。”觸龍說:“老臣現在胃口很不好,就自己堅持著步行,每天走三四里,稍為增進一點食欲,對身體也能有所調劑。”太后說:“我老婆子可做不到。”太后的臉色稍為和緩些了。

        左師公說:“老臣的劣子舒祺,年紀最小,不成才。臣子老了,偏偏愛憐他。希望能派他到侍衛隊里湊個數,來保衛王宮。所以冒著死罪來稟告您。”太后說:“一定同意您的。年紀多大了?”回答說:“十五歲了。雖然還小,希望在老臣沒死的時候先拜托給太后。”太后說:“做父親的也愛憐他的小兒子嗎?”回答說:“比做母親的更愛。”太后笑道:“婦道人家特別喜愛小兒子。”回答說:“老臣個人的看法,老太后愛女兒燕后,要勝過長安君。”太后說:“您錯了,比不上對長安君愛得深。”左師公說:“父母愛子女,就要為他們考慮得深遠一點。老太后送燕后出嫁的時候,抱著她的腳為她哭泣,是想到可憐她要遠去,也是夠傷心的了。送走以后,并不是不想念她,每逢祭祀一定為她祈禱,祈禱說:‘一定別讓她回來啊!’難道不是從長遠考慮,希望她有了子孫可以代代相繼在燕國為王嗎?”太后說:“是這樣。”左師公說:“從現在往上數三世,到趙氏建立趙國的時候,趙國君主的子孫凡被封侯的,他們的后代還有能繼承爵位的嗎?”太后說:“沒有。”左師公說:“不只是趙國,其他諸侯國的子孫有嗎?”太后說:“我老婆子沒聽說過。”左師公說:“這是他們近的災禍及于自身,遠的及于他們的子孫。難道是君王的子孫就一定不好嗎?地位高人一等卻沒什么功績,俸祿特別優厚卻未嘗有所操勞,而金玉珠寶卻擁有很多。現在老太后給長安君以高位,把富裕肥沃的地方封給他,又賜予他大量珍寶,卻不曾想到目前使他對國家做出功績。有朝一日太后百年了,長安君在趙國憑什么使自己安身立足呢?老臣認為老太后為長安君考慮得太短淺了,所以我以為你愛他不如愛燕后。”太后說:“行啊。任憑你派遣他到什么地方去。”于是為長安君套馬備車一百乘,到齊國去作人質,齊國就出兵了。

        子義聽到這件事說:“君王的兒子,有著骨肉之親,尚且不能依靠沒功勛的高位,沒勞績的俸祿,而占有著金玉珍寶等貴重的東西,更何況作臣子的呢?” 

        (王維堤)

        【注 釋】

        (1)趙太后:趙惠文王威后,趙孝成王之母。用事:執政,當權。 (2)長安君:趙太后幼子的封號。質:古代諸侯國求助于別國時,每以公子抵押,即人質。 (3)左師:春秋戰國時宋、趙等國官制,有左師、右師,為掌實權的執政官。觸龍言:原作“觸詟”二字,據《史記·趙世家》改。 (4)揖:辭讓。《史記·趙世家》“揖”作“胥”,胥為等待之意。義較勝。 (5)郄(xì戲):同隙。有所郄,是身體有所不正常的委婉說法。 (6)鬻(zhù注):粥的本字。 (7)耆(shì試):通“嗜”。 (8)賤息:對自己兒子的謙稱。 (9)黑衣:趙國侍衛所服,用以指代宮廷衛士。 (10)宮:原作“官”,從《史記·趙世家》改。 (11)沒死:冒死。臣對君的謙卑用語。 (12)填溝壑:“死”的比喻說法。自比為賤民奴隸,野死棄尸于溪谷。 (13)燕后:趙太后之女,遠嫁燕國為后。 (14)踵:足跟。女嫁乘輿輦將行,母不忍別,在車下抱其足而泣。 (15)反:同返。古代諸侯嫁女于他國為后,若非失寵被廢、夫死無子、或亡國失位,是不回國的。 (16)三世以前:指趙武靈王。孝成王之父為惠文王,惠文王之父為武靈王。 (17)趙之為趙:前“趙”指趙氏,周穆王賜造父以趙城,始有趙氏;后“趙”指趙國。公元前376年,魏、韓、趙三家滅晉分其地。趙國有今山西中部、陜西東北角、河北西南部等地。經趙武靈王至惠文王時,疆域又有所擴大。 (18)微:非。 (19)重器:指金玉珍寶。 (20)山陵:喻帝王,此處指趙太后。崩:喻帝王死。 (21)子義:趙國賢人。

    2. 上一篇資料:
    3. 下一篇資料:


    4. 中國古代作家辭典  ☆ 小學古詩文初中古詩文高中古詩文古詩詞大全中華句典寶庫分類古詩主題詩詞鑒賞














      【古詩文翻譯網】 www.b1979.com ——傳播經典文化,浸染心靈之德,綻放美麗人生
      【文言新視界,經典大舞臺】☆ | 

      神马影院手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