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7ilft"></source>
<source id="7ilft"></source>
  • <b id="7ilft"></b>
      <video id="7ilft"></video>

      <b id="7ilft"></b>

      <input id="7ilft"></input>
    1. 首頁  小學 初中 高中 詩詞 國學 文化 散文 經典全譯 查字典 詩意朗讀 古籍今譯 國學大師


      您現在的位置: 古詩文翻譯網 >> 歷代散文 >> 先秦 >> 正文

        樂毅報燕王書【點擊數:


        《戰國策》

        【題  解】

        燕王噲時,齊湣王因燕亂起兵攻燕,擄掠燕國寶器運回齊國。燕人共立太子平為燕昭王。昭王厚禮招聘賢人,用樂毅為上將軍,聯合五國的軍隊攻破齊國。湣王死,齊人擁護襄王,樂毅攻莒、即墨,數年攻不破。燕惠王派騎劫代樂毅,樂毅奔趙。齊人大破燕軍,殺騎劫。燕惠王因而寫信給樂毅,樂毅寫這信來回答。

        樂毅針對燕惠王來信中說的“何以報先王之所以遇將軍之意”,從兩方面予以回答:一,寫他為了報先王知遇之恩,作了詳盡規劃,再率軍隊徹底報了積怨。二,考慮到“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所以“負身全功,以明先王之跡,”免得“離毀辱之非,墮先王之名”,從而保留先王知人之明。這第二點,正是回答惠王責備自己的“棄燕歸趙”。最后再說明“君子交絕不出惡聲,忠臣之去也不潔其名。”他在回答第二點時只用典而不點破,正是“不出惡聲”;他不避“遁逃奔趙”,正是“不潔其名”。這封信,回答燕惠王的責問,措辭極為婉轉得體;又恰到好處地顯示出自己的善于謀劃,善于用兵,以及善于全身保名。靠君臣知遇來建功立業,是古代不少有才能的人的想望,所以這封信成為歷代所傳誦的名篇。

        【原文】

        臣不佞(1),不能奉承先王之教,以順左右之心,恐抵斧質之罪(2),以傷先王之明,而又害于足下之義,故遁逃奔趙。自負以不肖之罪,故不敢為辭說。今王使使者數之罪(3),臣恐侍御者之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4),而又不白于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5)故敢以書對。

        臣聞賢圣之君,不以祿私其親,功多者授之;不以官隨其愛,能當者處之。故察能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論行而結交者,立名之士也。臣以所學者觀之,先王之舉錯(6),有高世之心,故假節于魏王(7),而以身得察于燕。先王過舉,擢之乎賓客之中,而立之乎群臣之上,不謀于父兄,而使臣為亞卿(8)。臣自以為奉令承教,可以幸無罪矣,故受命而不辭。

        先王命之曰:“我有積怨深怒于齊,不量輕弱,而欲以齊為事。”臣對曰:“夫齊霸國之余教也,而驟勝之遺事也(9),閑于兵甲(10),習于戰攻。王若欲攻之,則必舉天下而圖之。舉天下而圖之,莫徑于結趙矣(11)。且又淮北、宋地,楚魏之所同愿也(12)。趙若許,約楚魏宋盡力(13),四國攻之,齊可大破也。”先王曰:“善。”臣乃口受令,具符節,南使臣于趙。顧反命(14),起兵隨而攻齊。以天之道,先王之靈,河北之地,隨先王舉而有之于濟上(15)。濟上之軍奉令擊齊,大勝之。輕卒銳兵,長驅至國(16)。齊王逃遁走莒(17),僅以身免。珠玉財寶,車甲珍器,盡收入燕。大呂陳于元英,故鼎反于歷室,齊器設于寧臺(18)。薊丘之植植于汶皇(19)。自五伯以來(20),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先王以為愜其志,以臣為不頓命,故裂地而封之(21),使得比乎小國諸侯。臣不佞,自以為奉令承教,可以幸無罪矣,故受命而弗辭。

        臣聞賢明之君,功立而不廢,故著于《春秋》(22);早知之士,名成而不毀,故稱于后世。若先王之報怨雪恥,夷萬乘之強國,收八百歲之蓄積(23),及至棄群臣之日,余令詔后嗣之遺義,執政任事之臣,所以能循法令、順庶孽者,施及萌隸(24),皆可以教于后世。

        臣聞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昔者伍子胥說聽乎闔閭,故吳王遠跡至于郢;夫差弗是也,賜之鴟夷而浮之江(25)。故吳王夫差不悟先論之可以立功,故沉子胥而不悔。子胥不早見主之不同量,故入江而不改(26)。夫免身全功,以明先王之跡者,臣之上計也。離毀辱之非(27),墮先王之名者,臣之所大恐也。臨不測之罪,以幸為利者,義之所不敢出也。

        臣聞古之君子,交絕不出惡聲;忠臣之去也,不潔其名(28)。臣雖不佞,數奉教于君子矣。恐侍御者之親左右之說,而不察疏遠之行也,故敢以書報。唯君之留意焉。

        選自上海古籍出版社標點本《戰國策》

        【譯文】

        臣不才,不能秉承先王的教導,來順從您的心意,恐怕觸犯死罪,來傷害先王知人的明察,又損害您的正義,所以逃奔到趙國。自己背著不肖的罪名,所以不敢作解釋。現在大王派使人來數說自己的罪行,我怕您不能體察先王之所以養畜親愛臣的道理,又不明白臣怎樣為先王辦事的用心,所以敢于用書信來對答。

        我聽說賢眀的君主,不用俸祿偏愛他的親人,而是給與才能相當的人。所以考察才能來給與官位的,是成功的君主;評論操行來結交的,是建立名譽的士子。臣拿所學的來觀察,先王的舉動處置,有高出世俗的想法,所以借著魏昭王的使節,親自到燕國來考察。先王過分推舉,把我從賓客中選拔出來,位置提升到群臣之上,不跟父輩同輩商量,卻命我作為次卿。我自以為接受命令,秉承教導,可以徼幸無罪了,所以接受命令不辭讓。

        先王命令我說:“我對齊國久已有深仇大恨,不考慮燕國的弱小,而打算對齊國報復。”臣答道:“齊秉承霸國的一些教導,留有屢次戰勝的遺跡,熟悉兵事,熟習戰爭。大王倘要攻擊它,那一定要發動天下來算計它,那就沒有快于聯結趙國了。況且準北和宋國地方,楚國和魏國都愿意得到的。趙國倘使贊同,約楚國和魏國盡力幫助,合四國力量來攻打它,齊國可以徹底打敗的。”先王說:“好。”臣才接受命令,準備了使人的符節,使臣向南出使到趙國。很快回來覆命,起兵跟著去攻打齊國。靠著合乎天道和先王的英明,齊國黃河北面的土地,隨著先王進兵到濟水上都占有了。在濟水上的軍隊,接受命令攻擊齊軍,大破齊軍。拿著精銳武器的輕裝大軍,長驅直達齊國都城。齊王逃奔到莒,幸免一死。珠玉財寶,車子、盔甲、寶器,全都被繳獲運回燕國。大呂鐘陳列在元英殿,燕國的舊鼎運回到歷室殿,齊國的寶器陳設在寧臺。燕國薊丘豎立的旗幟插在齊國汶水上的竹田里。自從五霸以來,功業沒有及到先王的。先王認為滿足了他的志愿,認為臣不廢他的命令,所以分地來封臣,使臣得跟小國諸侯相比。臣不才,自認為接受命令,秉承教導,可以徼幸地無罪了,所以接受封爵的命令沒有推辭。

        臣聽說賢明的君主,功業建立了不會廢掉,所以記載在《春秋》里;有先知的士子,聲名確立了不會毀壞,所以被后世所稱贊。系先王的報怨雪恥,平定萬乘強國,收繳齊國八百年的積蓄,到了拋棄群臣的日子,留下詔告后嗣的遺囑,執政任事的臣子秉承遺教,所以能夠安撫庶孽,推及百姓徒隸,都可以傳教到后代。

        臣聽說善于創作的不一定善于完成,善于開始的不一定善于終結。從前伍子胥的話得到闔閭的聽信,所以吳王的足跡遠到楚國的郢都;夫差聽不進子胥的話,賜給他革囊,讓它的尸體在江里飄浮。吳王夫差不覺悟先見的可以立功,所以把子胥沉在江里而不后悔。子胥不先見君主的氣度不同,所以被投入江內仍不改變他的怨憤。使自身免于禍患,保全功名,來表揚先王的行事的,這是臣的上策。遭受毀辱的錯誤處置,毀壞先王的聲名的,這是臣子所非常擔心的。面臨不測之罪,以徼幸不死為利的,是按照義來行事的人不敢做的。

        臣聽說古代的君子,絕交時也不發生惡毒的聲音;忠臣的出走,不想勉強保全他的好名聲。臣雖不才,已多次受到君子的教導了。怕您輕信旁邊人的話,不考

        察疏遠的臣的行為,所以敢于用書信來回報,只望您的留意。

        (周振甫)

        【注 釋】

        (1)臣:樂毅自稱。不佞:不才,自謙無能之辭。樂毅,戰國趙靈壽(今屬河北)人。為魏昭王出使燕國,燕昭王以客禮相待,遂留燕,昭王用為亞卿。使毅約趙惠文王,別使連楚魏。趙惠文王以相國印授樂毅,毅率趙、楚、韓、魏、燕五國兵攻齊,破齊軍于濟西。毅獨率燕軍攻占齊七十余城,惟莒、即墨未下。以功封昌國君。燕惠王繼位,齊行反間計,惠王使騎劫代毅。毅懼誅,出奔趙。齊國興兵,大破燕軍,盡復失地。毅在趙,趙封于觀津,號望諸君。燕惠王乃致書謝樂毅,毅復通燕,往來燕趙間,死在趙國。 (2)先王:指昭王。抵:觸犯。斧質之罪:死罪;質通锧,腰斬時用的砧板。 (3)數:數說。 (4)侍御者:猶左右,借指惠王。畜:養。幸:親愛。 (5)不白,不明白。 (6)舉錯:舉動措施。 (7)假節于魏王:借用魏昭王的使臣節到燕國。 (8)亞卿:次卿。 (9)霸國之余教:春秋時齊桓公建立霸業,到戰國時還保存霸業的教導。驟勝之遺事:屢次戰勝的事跡。驟,屢次。 (10)閑:通“嫻”,熟習。 (11)徑:快,速。 (12)準北、宋地:楚欲得淮北,魏欲得宋,皆為齊所占領。宋的轄地在河南東部及山東、江蘇、安徽三省間。 (13)“宋”字疑衍。 (14)顧反命:剛回來覆命,言神速。反同返。 (15)濟上:濟水之上,指山東北部地。 (16)國:齊國都臨淄(在今山東)。 (17)齊王:齊湣王。莒,在今山東。 (18)大呂:齊鐘名。元英、歷室:皆燕宮名,在寧臺下。寧臺在今河北宛平縣。故鼎:齊所得燕鼎。 (19)薊丘:在今河北宛平縣。植:豎豆的旗幟。汶皇(篁):齊國汶水上的竹田。 (20)五伯:春秋五霸,指齊桓公、晉文公、宋襄公、秦穆公、楚莊王。 (21)頓:猶墜。裂地而封之:封樂毅為昌國君。昌國在今山東淄川縣。 (22)《春秋》:記載春秋時代魯國歷史的編年體著作。 (23)夷:平定。萬乘:能出一萬輛兵車,指大國。八百歲:從姜尚開始建立齊國,到齊湣王,約歷時八百年。 (24)庶孽:非嫡妻所生之子。庶孽容易作亂,應使之順從。施及萌隸:教令推行到百姓和徒隸。萌通氓,百姓。 (25)伍子胥:名員,春秋楚人。父奢兄尚,皆以無罪被楚平王所殺。子胥奔吳,佐吳王闔閭攻入楚郢都(在今湖北江陵縣)。闔閭子吳王夫差敗越,越請和,子胥諫不聽。夫差迫子胥自殺,把尸體盛在鴟夷里,投入江中。鴟夷,革囊。 (26)不改:《史記·伍子胥傳》作“不化”,《索隱》:“言子胥怨恨,故雖投江而神不化,猶為波濤之臣也。” (27)離:通“罹”,遭遇。 (28)交絕不出惡聲:指不說已長而談彼短。不潔其名:指不毀其君而自潔。

    2. 上一篇資料:
    3. 下一篇資料:


    4. 中國古代作家辭典  ☆ 小學古詩文初中古詩文高中古詩文古詩詞大全中華句典寶庫分類古詩主題詩詞鑒賞














      【古詩文翻譯網】 www.b1979.com ——傳播經典文化,浸染心靈之德,綻放美麗人生
      【文言新視界,經典大舞臺】☆ | 

      神马影院手机电影